谱系学根据反讽和戏仿来对现实进行破坏性的使用,而历史学的目的则是回忆、确认和肯定。对于谱系学家而言,他们可以放纵历史的不真实,并任其夸大到极点,然后看它轰然倒塌;然而历史学家则将这种不真实视为是正规的历史真实,并以真理话语的形式将它们确定下来,成为后世学习和记忆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谱系学相信历史的认知主体是有偏见的,主体获得的知识并非一尘不染,并非符合理性要求和真理要求。历史中的求知意志扎根于本能,扎根于经验,而这同传统历史学的真理意向是针锋相对的。在传统历史学这里,真理意向的基础是认知主体的纯粹性和客观性,它相信认知主体的绝对有效性,相信认知主体可以直达历史的客观知识。 

【这段写得太好了~

 继续~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每个个体所获得的知识都只是局部的、地区性的,知识获得本身就有它的局限性,而知识又在权力话语之下被编码成统一话语,发配到个体手上。在我们的教育机构中,学习这个过程意味着识记、认知、颂读、记忆、思考,然而这些都是一种灌输,哪怕是个体进行深入的思考,也只是就某个特定问题、某个特殊时期进行地思考,认知的模式也就仅仅止于此,并由此而带来一种惯性,个体不再习惯去置疑,当知识被编成册,被定义为教科书,就已经成为真理话语,习惯带来的惯性让个体很难想到去置疑知识的真实性和权威性,去置疑知识得来的可靠性,去置疑这些真理话语背后的目的和真理话语所要带来的结果,知识不仅仅是要让人认知存在的世界,更是要让人的思想和灵魂驯顺于知识,驯顺于权力,以及驯顺于话语权的掌握者。 


评论(2)

热度(3)

©Copyright MineKim|Powered by LOFTER